歡迎訪問內蒙古自治區總工會
更多封面
首頁 > 職工天地 > 文苑漫步

讀書的日子

發布時間:2019-10-09

  瓊子

  整理書柜時,偶然翻出舊時手抄的詩集,熟悉又遙遠了的黑色碳素墨水的字跡映入眼簾,扉頁上題著幾句或篆或隸的警句,角落邊蓋著一個緋紅的刻著自己名字的印章,還貼著一個小小的大頭貼照片。翻過幾頁,突然散落下來幾片風干的樹葉,是銀杏樹葉,它們形似小小的扇,又若蝴蝶翩翩,顏色是經歷過秋的暗黃,沉穩妥帖,上面用藍色圓珠筆寫著“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……”,豎紋的葉脈依舊清晰可見、質感敦實,樹葉邊緣有微微鋸齒,透著古舊氣息。我隱隱憶起那是師范同桌崔潔送給我的,那是一個流行寫信的年代。在那本手抄的小小冊子中,徐志摩、冰心、舒婷、席幕蓉、海子、泰戈爾、雪萊……這些詩人的名字伸手可觸。少年思緒早已凝固,少年記憶卻從未遠走。那是一段美好的讀書歲月,讀書的女孩素面朝天,著碎花或小格子上衣,穿平底布鞋。她們最愛去的就是圖書館和風拂楊柳的湖邊,一本書就是整個世界,直到夕陽西沉,霞光染紅一池碧水。

  一場春雨過后,天空湛藍明亮,遠處的建筑靜謐默然,在陽光下熠熠生輝。滿目的花草繁復,雖然微小卻豐盛出蓬勃的生命力量。在這樣微風徐來的午后閱讀一本自己喜歡的書,立刻感覺到“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”的淡甜。時光如水永無回頭,而今一切都如歷經浮沉的心靈,已無千回百轉,只有一馬平川。

  薄涼綠蔭,夏日消長,說什么寶鼎茶閑煙尚綠,說什么幽窗棋罷指猶涼,說什么寂寞雨棲花中央,說什么月隱梅梢意惆悵。我卻只愿做一個閑客徜徉,只愿讀一首酣暢好詩,那詩是泰戈爾的:“你默默微笑著,不對我說一句話,但我感覺,為了這個我已期待很久了。”這首詩如含苞的水蓮默然綻放,頂著一顆晶瑩的露珠,船在蓮葉間蕩漾,只是微微地讓人在夏日清晨嗅到一襲荷香。還如那首《有一種年輕叫作我還能去南方》:“走到老了,到南方。北方沒有生活啊,有一種年輕叫作我還能去南方。北方沒有生活啊,我的體內住著整個南方。那是南方,那是我們整個青春的疼痛的夢想。”

  熹微晨光中,天色泛白,微醒時翻幾頁書;或是倦鳥回巢的黃昏,伴著鋼琴曲讀書,那音樂叮咚如山間幽泉,純凈如水,溫潤如玉。幽幽訴訴不覺已讀了大半,恍然入境和書中人物融為一體。心底已融化為雪水。靜謐的夜晚和有雨的日子,更是讀書的好時間。枕邊書桌都是書,隨手可取,隨時可讀。一本書便足以消磨掉半日閑適的光陰。一個人,一本書,一杯茶,一段音樂,一片田野,一陣幽香,一簾幽夢,“三更有夢書作枕”。窗外的田野是四季變幻的畫面,記憶便是陣陣花香,油菜金黃、梨花如雪、梔子清雅,它們幽幽微微,花香書香共此一夢。

  讀書的日子單純而安詳,讀書的女孩清新而素靜,蕩舟于唐詩宋詞的煙波浩渺中,穿行在行云流水的美文華卷里。讀書的女孩本身也成了一首嫻雅恬靜、暗香悠遠的小詩。我也曾是那樣一個讀書的女孩,也曾有過那么一段美好的歲月。

  思緒回到眼前,我把散落的葉片重新夾進手抄的詩集里,那是它們的最美歸處,因為有畫有詩,因為那是讀書女孩的靈魂深處。

安徽快3遗漏数据一牛